二维码 X
扫一扫
家族案例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家族方案 > 家族案例
连蒋友柏都说自己不快乐,我一下子心理平衡了……
发布时间:2018-08-29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    点击量:732

作者|黄佟佟,本文由蓝小姐和黄小姐(微信号:misslanmisshuang)授权转载


说实话,看到这篇文章后我是颠覆的、震惊的,甚至还有点忧伤的。


它背后是一段纪录片,而本期纪录片的主角是被大众认为的天之骄子,蒋家王朝的第三代,蒋友柏。


颠覆的是,一个王的第三代居然可以低到如此地步;

震惊的是,41岁的他仿佛已经度过好几段人生,起伏跌宕,坎坷焦虑;

忧伤的是,他可以如此释然、如此低调、如此努力地过平凡人的故事。


这不是一段单纯的传承故事,而且现实光耀背后的血肉之躯。


我喜欢看纪录片,尤其心情不好的时候,看纪录片有纾缓焦虑的功效。



最近看到的最纾缓焦虑的是蒋友柏的一个纪录片。



 腾讯新闻推出了一个豆瓣评分八点九的纪录片,《我的时代和我》,采访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各个圈层的人物,易烊千玺、杨紫琼、杨丽萍、蔡国强和蒋友柏……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追拍一个人,呈现名人自然的生活化的状态……

 
片子一开场就把我震住了,现在练得像泰山强森那种块头的蒋友柏横着眼睛抛出了他的金言:

“我看过为人民服务的状态,看过商人的状态,但我从来没有看过幸福的状态……”

Are you  kidding me?


这世界,最幸福的人不就是公子爷你么?


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,用英文来说就是The man having everything……一个拥有一切的男人,普通人要奋斗一辈子的事情,有名有钱有地位有颜值,他一出生就全部都拥有了:


出生在台湾第一家庭,父母是俊男靓女,众星捧月中长大,上学有保镖,游泳四个人教,纵横过情场,和最出名的白富美谈过恋爱,娶得完美娇妻,早早生下一儿一女……你不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么,你还没见过幸福的状态?!


蒋友柏是蒋氏家庭的第四代,嫡房长孙,有八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,格外英俊,曾被称为台湾第一帅哥。




父亲蒋孝勇曾经被视为蒋经国先生最听话、最乖的儿子,但可惜父亲去世后,他政途变故,1989年被迫带领全家移居加拿大,1996年,在蒋友柏二十岁的时候死于台北荣总。
 


但在没落王子蒋友柏的眼里,这些都没有意义。


他要面对的我们这些庸众无法理解的巨大的深渊。


比如移民加拿大是待遇的落差,从特权家庭变成普通家庭。


比如要背负家族的历史负担,被人骂是“蒋匪”。


主持人提到当年在加拿大,蒋友柏班上第一个说中文的小孩,大骂他是“蒋匪”。



比如去纽约求学,看到的当年全部是曾爷爷、爷爷手下的后代们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,而他身为嫡系,居然没有钱。


其实说得简单一点,就是虽然他拥有一切,但是他一出生也要面对他的最大人生困境,那就是面对煊赫家族的没落——这大概是世界上最难面对的考验,曹雪芹为此写了《红楼梦》,张爱玲为此孤独终身,蒋友柏为此不快乐了半生,因为所谓“煊赫旧家声”带来的不光有荣光,还有一生的压力。


年轻的蒋友柏最初的想法当然是要把一切夺回来。



后来慢慢发现那不可能……


传奇需要的是时代、机遇。


于是又到了第二个阶段,开始拼命挣脱姓氏带给他的一切,要过平凡的生活,要靠自己,早早就结婚生子,出去看电影,他背着孩子,太太跟在后面,与别的小夫妻无异,别的世家子弟都成为律师医生,他偏偏要找一个世家人特别瞧不起的行业——设计师,濒临倒闭了两次,那是他口中“地狱”般的四年。



但普通人的创业不都如此么?


公司不好也不坏,勉力维持,普通人会觉得一种幸运,但在蒋家公子眼里,就是地狱……毕竟19岁的时候他就曾经因为做马来西亚房地产生意赚了160万美元的佣金……


这就是世家子弟最难过的一首关,他们起点太高,见过太多,所有小人物年轻时引以为豪的小成就在他们面前都不值一谈。



其实所有的大人物都是从小人物来的,而所有大人物的能量都是从一点一点的小事中积攒能量的。


蒋友柏们最难的一点是,他们一出生就被放在大人物的肩膀之上,如果自己不具备飞起来的超凡本领,那就只能摔下去,这种感觉,大概就是他口中所谓终身站在悬崖上的感觉……


 ▲蒋友柏出过好几本书,都以悬崖边为名,一本叫《悬崖边的贵族》,一本叫《悬崖下的小道》……




做设计师,成为宠妻狂魔,大概是他三十岁时身上最大的标签。


年轻时他荒唐过,也狂妄过,号称没有三个星期拿不下的女人,却在27岁早早就结了婚,上《康熙来了》,在小S和康永哥的追问下当着亿万观众声称永不会离婚……但事实是,人算不如天算,未来的事,还真不要太自信……


2003年2月8日,蒋友柏与台湾女星林姮怡(花莲慈济医院院长林欣荣的爱女)结婚,育有一对子女,同年与弟弟蒋友常创立了橙果设计公司,十四年后,公司依然成立,他却屡被拍到与助手同框,也与妻子传来离婚不离家的消息……


《我的时代和我》拍摄的正是蒋友柏现在状态。


在这部纪录片里,他的状态怎么说呢?就是一个正常的成功的同时也是焦头烂额的41岁中年男人的状态。


他的设计公司要去接生意、要去比稿、要头脑风暴、要管人、要和对接的领导哈拉、要按照甲方的意见推倒重来、要和出幺蛾子什么都说做不了的工程队老板吵架、要忍辱负重自己出钱出力拉人拉资金帮老家的学校改建——


▲蒋友柏对装修的情况不满,但人家不买他的帐只认设计师,他只能怒吼,我是他老板……


就算是蒋家的后代,就算是台湾第一帅哥,在一件一件具体的事面前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,可见,任何人,想要真正成事,是真难。


见过蒋友柏的人都对他记忆很深,台湾记者委婉地说他是美式作风,“你跟他说A,他永远和你说B”,上海的一位同行说蒋友柏是她采访过的最难搞的采访对象:


“一个同时拥有那么多自负、自卑、自信、自惑和自利的贵族后代,绝对会让周遭的人感到无比无奈与无言的压力。”


另一个同行则写下了如下的精准的判断:


“他们虽然是 ‘王子王孙’的身份,却将坠入凡尘,距离地面甚至只剩那么1公分。但正是这1公分的距离,令他们又无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凡夫俗子。”


世家子弟一生出来,世界就是围绕他们转的,但那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能力,而是因为他们会投胎,一旦世界不围着他们转了,愤怒就来了,拧巴就来了,不快乐就来了,因为现实中的自己永远配不上自己想象——刻薄一点说,那是另外一种深刻的自恋灼伤。



要走很久之后,他才可能真正接受自己的命运,才会说出浑不吝的宣言,“我现在什么也不怕了,做得好也是这样,做得不好也是这样,有也是这样,没有也是这样……”反正,你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,你有你要翻的山,要走的路,在这一点上,谁都一样。


是的,连王孙公子如蒋友柏也不快乐。


这时普通人如你内心真的平衡了一点,如果拥有一切的蒋友柏都不快乐,普通人如我们的这点不快乐更应该坦然接受吧,他的奢望是“不快乐”到他这一代打住,那么,我们的“不快乐”是否可以在这十年打住呢?


谁不是被框在命运里的人呢?只不过,我们是为这一些框住,而蒋友柏是被另一些框住,不存在谁高谁低,总之,生而为人,就是一件很抱歉的事。


坦白说,看《我们的时代和我》是一次蛮治愈的过程。


因为你终于认识到,其实每个人,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都是不容易的,每一种处境,每一种人生,都有他的不堪与麻烦。


就算是这些拥有一切的名人们,也有自己的尴尬,也有自己的痛苦,也有自己的失落,也有自己的弱点……原来,他们和我们一样,都是时代里最普通的人。

本文转载自蓝小姐和黄小姐(微信号:misslanmisshuang)

评论
分享到:
精彩关注
123
【2018慧谷家族理事大会】家族的力量
蒋锡培:不做倒下的人 创业要学会风险控制
七匹狼再耀米兰时装周,彝族狼文化释放中国设计原力
精彩视频集锦
关注我们
联系我们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惠河南街1102号国粹苑大厦D座212室
Tel:+8610-84083939
Fax:+8610-84083939
Email:huigufamily@huigufamily.com
华南分公司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南一道TCL大厦14层
邮箱:liangyuanyuan@huigufamily.com
版权所有:慧谷家族 京ICP备14002036号-2
公司网站:www.huigufamily.com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惠河南街1102号国粹苑大厦D座212室
          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关注慧谷家族官方微信